一中让我有事干,我就活得很自在
发文单位:办公室 信息发布: 大足一中 点击数:3288 更新时间:2017/6/26 14:10:55

一中让我有事干,我就活得很自在

刘长高

 

还是从名字谈起吧,名不正,言不顺嘛。为何大家叫我老牛呢?想吃嫩草?无此能耐!吃谷草吧,拉点破车,足矣。据说,我妈生下我,我不足三斤重,我父亲以为是只耗子,准备丢了,我嘎婆说,是条命,养着吧。于是取了长高这个名,长可读zhang,农村人把刘谐音成牛,大概希望我这头牛又高又长吧。

我家是富农成分,没资格读初中的,哪晓得,赶上读书要考。1981年,命运也让我考进了一中读高中,一中三年学习生活,如果我是块石头,得到过陈孟先,徐盛成,李宗曦三位班主任的打磨,承受过李湛,胡德昕,李福超,石金华,王志宽等等众多一中名师的染色,84年,被选到成都的狮子山继续打磨。跳出了农门,圆了大学梦。因此,一中给我一个铁饭碗。

二十年后,我这坨石头又被招进了一中。教起了高中语文。五届的教书历程里,亮点没有,感受总少不了的。埋头耕耘,教学相长,收获总有。早出晚归,教良心书,积子孙福。寒暑不怠,诲人不倦,贫富同等。差生会变,全靠老师带。莫把读书只当敲门砖,考个高分,上个重点,急功近利,终是鼠目寸光,纯正心性收获智慧方方可称书生,放眼乾坤脚踏民间才是金光大道。

学在一中,教在一中,乐在一中。教改洗脑时,我们在江津的江边吹着夏日晚风嚼着江津米花糖。高三复习研讨会后,呼吸过潼南一中的校园森林清新空气。高考胜利后,我们免费体验了九寨沟的天堂般神奇,也去过阿凡达的故乡张家界——那是天外的世界。

我也多年为一中的高一招生工作奔波辛苦过,宣讲,沟通,咨询,预收学费,随叫随到,不胜其烦。但想到潮水般的新生涌进校园时,一中得英才而教之,我也算尽了点力,烦和苦立刻烟消云散,乐在其中噻

一中有个笙歌文学社,重庆第一个校园文学社。第一任学生社长就是今天的教委的于春江同志,一中人还是把他当根葱的。他当年进一中是以生物专业考的语文老师,文学功底厚吧。文学社搞好了,还是可以出人才的。我现在虽是文学社的指导教师,但工作搞得差,在此说声对不起,也恳请在座的诸君多多赐教,让一中学子多读点名著经典,腹有诗书气自华嘛,让校园生活多点诗意,让一中的书香比花草更香。

感谢一中,我愿作块磨刀石,锋利一中莘莘学子手中的利剑,待高考亮剑时,气势灌满鱼口坳,因为我们当地有句谚语:四川有个鱼口坳,天都嘎得叫。所以,我把我的QQ名叫壮石,强壮的磨刀石。总而言之:一中让我有事干,我就活得很自在。

大足教委      大足教委